瘴气渐起,可挡追兵,但其后亦全是数十里的狭

分享到:

所慑,抬眼望向泼墨王,“薜兄……”声音竟是有些颤了。

泼墨王大是踌躇,看此情景,林青已与顾清风结下死仇,若是出手相帮顾清风,纵然加上六色春秋,也未必能操胜算,可若是就此收手,日后林青真要找到綮雪楼来,自己亦是无半分把握。

他原对暗器王的武功颇有不服,但刚才几招交手下来,却是心惊胆战,自知公平对战全无胜望。心中一横,料想自己与林青亦无什么深仇大恨,何况林青放言挑战明将军,他日势必不能安然入京,此刻默察形势,还是不插手其间为妙。

当下泼墨王苦笑一声,“顾兄好自为之,薜某先行告退。”当下一声呼哨,带着六色春秋头也不回地去了。

顾清风大叫一声,纵身而起,跃上一棵大树,右脚轻点枝头,复又弹起,往林间掠去……

本来以顾清风的武功虽胜不过林青,却也不无一拼之力。只是登萍王一身功夫全在两条腿上,此刻左腿鲜血淋淋,虽伤得不重,却是影响战斗力。何况顾清风眼角余光瞥到林青那慑人的神态,更是战志全无,只欲凭借着独步天下的轻功逃得此劫。

林青也不追击,静立原地,眼神中满是一种令人悸然的杀气。

顾清风果不愧是登萍王,几个起落间,便拉开了十余丈的距离,听得林青毫无动静,心中暗喜,料想凭自己的轻功,纵是腿上有伤,只怕亦无人能在短时间内追上了。

林青再深吸一口气,又是一声长啸。左掌执在偷天弓柄上,右手拉住弓弦,如推如拒,如张如撕,目若疾电,怀若抱月,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,竟是以泼墨王的勾魂笔为矢,一箭射向顾清风。

顾清风刚刚再从林稍间跃起,忽听得林青啸声,更有弦音响若金石,心知不妙,右手集起全身功力,于半空中拧腰发力转过身来,欲要拨开来箭。

谁知那箭势奇急,顾清风方一转身,弦声犹在耳边,勾魂笔已至面门,右手才提至胸间,竟已被来箭贯颅而入,半声将吐未吐的惨叫蹙在喉间,若冥鬼哀鸣孤狼长嗥,在暗夜中远远传了出去……

箭势不消,穿过顾清风的头颅后钉在一棵老树的枝干上,深达三尺,只余一小截露在外面,兀在颤动不休。随即顾清风的尸身才又在此箭劲力的带动下重重撞在树上,激起漫天的血雨,映在清冷月辉下,犹为凄艳……

林青这一箭的时机角度拿捏极准,正是顾清风的身形方从林稍间弹起,旧力才消新力未生之际,显示了暗器王令人激叹的精妙手法。但更令诸人惊愕的却是这一箭威猛无铸穿金裂石的劲力,浑不似人力所为。

偷天弓初试锋芒,惊天一箭震憾了所有人!

林青兀是傲立原地,保持着射姿,胸间起伏不定,目中隐含泪光。这一箭不但一泄好友身死的愤怨,更是激起了挑战明将军的宏志,心怀动荡,难以自持。

众人埋了杜四,自不免唏嘘感慨一番,但想到杜四平生唯求炼制出一件神兵,此刻得偿夙愿,含笑而终,亦算是一点安慰。

许漠洋看看天色将晓,沉声道,“只怕将军的人马就要攻庄,我们这便动身吧。只是不知应从地道穿过隔云山脉还是从后庄撤退。”

容笑风沉吟道,“引兵阁内谷,若是一旦中伏,只怕难以脱并开了二个出口,一个在隔云山脉外麓的一片荒漠间,另一处却是在渡劫谷的入口处。”

杨霜儿奇道,“为何要在渡劫谷内开一处出口?”

容笑风叹道,“这亦是巧拙大师的深谋远虑。如若不是将军实力远在笑望山庄之上,我们本可用一支奇兵由渡劫谷反断其退路。”

物由心道,“我见渡劫谷口有一石阵,莫非亦是巧拙大师所布?”

容笑风缓缓点头,物由心对此机关最有研究,叹道,“巧拙大师胸罗万象、学究天人,实非我等凡夫俗子所能比肩。”

众人想到那迫得大家绕了足有几个时辰的石阵,心中均对巧拙大师肃然起敬。

林青望着杜四的墓,怅立半晌,“走地道吧!既是巧拙大师所留,或许其中尚另有玄虚。”

众人听他如此说,心中俱是泛起一丝疑惑的念头:巧拙大师为何不留下《天命宝典》呢?莫不是藏于地道中么?

几人重来到笑望山庄中,天色已然放明。在容笑风的带领下,来至庄右的一片空林地上。

容笑风来到一棵大树前,左拍右碰,触动机关,听得树内一阵响动,再一推树身,竟然开了一道小门。树身中空,可容一人,底下却是黑沉沉的一片。原来那地道的入口便在树下,容笑风道,“这大树外表与常无异,若是不触发机关,便是将树齐地截去亦发现不了地道,真可谓是巧拙大师的杰作。”

物由心左看右瞧,心中由衷的佩服,“这机关浑若天成,制造得如此巧妙,若我见到巧拙大师定要拜他为师。”

林青道,“你不怕另拜明师,你派中便再不收你重入门墙了么?”

物由心一呆,一拍脑袋,“林兄提醒的极是,幸好我再也见不到巧拙大师了。”他头发胡子一大把,却是从不服老,林青小了他足有三四十岁,他亦偏偏以“林兄”称之。

众人俱都笑了,因杜四身死的悲痛气氛方才稍有缓解。

忽听得将军大兵的营地内人喊马叫,一阵骚动,只怕过不几时就将杀入庄来,当下众人更不迟疑,从那大树的门口鱼贯而入,钻了进去。

容笑风在地道内将机关锁上,又将开启之法细细传于诸人,以备后用。耽误一段时间后,只听得头顶上一阵响动,虽是听不真切,但想来应是明将军的大军入庄搜索。

物由心道,“这机关虽是巧妙,但若是机关王已来到军中,只怕还是瞒不住他。”

杨霜儿不服,“那机关王真有这么大本事?”

物由心一叹,“一想到我那墓中的层层机关都给他不费吹灰之力破去,实是不敢小觑此人。各位若是不想与将军的兵马大干一场,此处还是不应久留为是。”

容笑风望向林青,“机关王白石既是属于京师中逍遥一派,自也不希望看到将军势力渐长,他可会甘心为明将军所用么?”

林青沉声道,“白石平日虽是对京师诸事袖手不理,一副闲云野鹤的模样,与我亦有些交往。但人心难测,再加上我杀了顾清风,实也不知于此情形下他是否会相帮明将军,与我等为敌。”

许漠洋想起见到机关王的情景,若有所思,“我看此人重信守诺,心气颇高,未必会与将军沆瀣一气。”

容笑风沉声道,“话虽如此,但如今明将军势大,谁都想与之攀上交情,谋得功名。我虽未见过此人,但纵观泼墨王的阴险狡诈,只怕还是应有所防范才是。”

物由心道,“现在人人都知道将军与我们为敌,个个都要落井下石。只怕我们只有逃到塞外荒漠将军势力不及的地方,方能缓一口气。”

众人听到此言,心头俱都有些沉重。此刻虽是已炼成了偷天弓,但四面皆敌,就算能从地道中安然逃出,但如何摆脱明将军的追兵却仍是没有半分把握。身。”

杨霜儿一双秀目都已哭得红肿,轻声道,“明将军未必会放过我们,这几日不来攻庄,说不定就是派兵堵截我们的后路。”

许漠洋道,“我见庄中的地道极是隐秘,料想不会被将军的人马发现,如若日后重收笑望山庄,可做奇兵,我建议留之不用。”

物由心本觉走地道定是有趣,但念及杜四身死,心头沉郁,默不开口。

大家争论一会,都是眼望林青,等他一言而决。

林青问向容笑风,“那地道出口是在什么地方?”

容笑风道,“这地道本是依隔云山脉的地泉暗流而成,里面四通八达,极为广阔,但大多数通路极其狭窄,难容人行。经巧拙大师的亲自观察设计

欢迎转载668彩票网-668彩票网手机版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668彩票网-668彩票网手机版 » 瘴气渐起,可挡追兵,但其后亦全是数十里的狭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