干侯宇道你出去没有我的命令别人不准进来

分享到:
  李林万万没想到关靖竟然还要给自己献计除了公孙瓒,很是好奇,立即道“好!国让先生快快说来!”
 
    关靖道“刚才景山的计策已经是十分的好了!不过这样一来我军还需与公孙瓒的守城将士交战,还要有很大的伤亡,而且公孙瓒也不是那般的容易被堵在城外的,若是公孙瓒真的奋力代军突围,那白马将军来去如风,很难能将公孙瓒制住,所以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一见关靖停下,焦急道“所以什么,先生快回道来!”
 
    关靖道“莫不图自己诈开城池,我军杀过去,这样一来就算不能擒下公孙瓒,这城池也会落入我们手中,那个时候公孙瓒就算是逃跑了,天下之大也难有他的容身之处,到时候不论公孙瓒的死活,都已经对咱们没有威胁了!”
 
    李林听后点点头,徐邈立即起身道“国让先生之计,某很以为然,若是这样我军就能避免很大的伤亡了!”
 
    李林看着关靖,缓缓道“国让先生,你觉得我们该怎样诈开城池呢?”
 
    关靖道“很简单,我们在公孙瓒算定好的时刻,公孙瓒定会依照计划派兵突围攻占西南山,然后会与黑山张燕回合,然后公孙瓒定会派兵突围给张燕送消息,我们假扮做黑山张燕的部下,将他截下来,告诉公孙瓒我们会率五千骑兵于北隰之中,一起里应外合,举火把为应,公孙瓒就从城内和西南山出战,而我军就从主公和刘虞的后方出战,到时候我们两家四面围攻,公孙瓒中间支取刘虞帅营,定当踏破刘虞营盘,我军毕竟大败!公孙瓒听了这么好的计划,肯定欣然接受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一听已经明白了关靖的意思,立即接茬道“然后到了当天,我们就将计就计举火为好,将公孙瓒的大军从城内诈出来,然后我们乘机攻取城池,那样的话岂不是非常的轻松拿下城池?”
 
    关靖点点头道“正是!主公英明!”说着关靖拱手一拜。
 
    李林笑着道“国让先生如此妙计,真是令林十分佩服啊!”
 
    “主公,某有一个不情之请,不知道主公可不可以答应我!”关靖忽然下拜不动,央求李林。
 
    李林疑惑道“哦?国让先生这是何意,国让先生为林出了如此妙计,林感激不尽,国让先生有什么事情就尽管说吧!”
 
    关靖央求道“某希望主公能放了公孙瓒全家老小的性命!”
 
    “什么!”关靖还没说完,帐内的几位将军都暴走怒气,阎柔怒声道“公孙瓒若是打败,家中老小定会几下主公的仇恨,这就是祸根,你怎么能够提出这样要求!难道你就不把若干年后,公孙瓒的后代长大对主公不利吗?”
 
    关靖立即道“我知道会是如此,但是先进公孙瓒最大的儿子公孙续已经被血杀所杀,所以公孙瓒所剩下的儿子都是幼小孩童,所以还是希望主公能够放过他们,某!愿意抚养!”
 
    “这………”李林永远都相信一句话‘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’若是这些孩子真的长大了,知道自己是害死他们爹的人那还不记仇,到时候老子都已经年过半百了,肯定玩不过他们啊!
 
    但是李林有看着下面苦苦哀求的关靖,权衡一下,为了能够让关靖全心全意的忠心自己,李林咬咬牙,对关靖道“好!某答应你!希望先生能够知道该如何做!”
 
    “主公!”众人皆惊奇道,李林素来对于敌人都是毫不留情,公孙度只剩下一个弱智的儿子公孙康,都被李林连同公孙度剩下的亲信一同吩咐侯宇杀掉,这公孙瓒比公孙度要强上不知道多少倍,怎么李林忽然手软了!
 
    见众人还有异议,李林摆摆手“都不要说了,就这么决定了!”
 
    关靖连忙拜谢“多谢主公!多谢主公!某今生今世定当报效主公!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道“国让先生不必客气,赶紧起来!”
 
    众人见李林已经决定,便不再有人说话,但是个个都是衣服不理解,不情愿的脸色。
 
    李林也对他们没有办法,有商议了一些事情,叫众人下去,李林坐在帐中摇头苦笑,蹋蹋焕儿过来,一边给李林揉着肩膀,一边关心道“你最近也太累了,不就是一个公孙瓒嘛,不还有刘虞呢吗?这些事情叫他去想,咱们跟着不就行了!”
 
    李林苦笑道“呵呵,我倒是想,可是帐下的将士们谁愿意啊!战场之上,马革裹尸,谁不愿意建功立业,不然谁会愿意死心塌地的跟着我啊,不都是想靠我建造一番功绩嘛…………若是我在他们的心中地位下滑,哪能震慑住这几万大军,公孙瓒不久是一个例子,你看看,若是他在城头之上,守城的士兵的士气多高,但是你看咱们所攻打的其他城池,没有公孙瓒在,守城的将军哪有那份心思,这就是公孙瓒让他们寒心了,所以我是不会让我的这帮兄弟们寒心的!”
 
    蹋蹋焕儿关心道“我也知道你的难处,但是就是心疼你,太累了!”
 
    李林笑着拿起蹋蹋焕儿的手腕,亲了一口,仰头看着蹋蹋焕儿的眼睛笑道“呵呵,还是老婆好啊!”
 
    蹋蹋焕儿笑着没好气道“死相!”
 
    “对了!有一件事我还忘了!”说着李林立即起身走出了帐外。
 
    正要跟李林好好温存一下的蹋蹋焕儿一见李林冲出了帐外,定时有忙别的事情去了,气的直跺脚,刚才还说人家好!现在又把人家抛在脑后了,为什么自己会喜欢上这样的人,难道这就是自己的命吗?
 
    蹋蹋焕儿气的跺跺脚,但也不敢打扰李林,自己找个地方休息去了。
 
    李林找到侯宇,道“侯宇,你不是生亲一个猛将吗?走带我去瞧瞧!”
 
    侯宇点点头,没有说话,将李林带进了绑着赵云的营帐,李林笑着做了进去,身后跟着侯宇,也是为了保护李林的安全。
 
    李林一进去,看见帐内被绳索捆绑一人,那人被困得就跟一个粽子似的,穿着一身白色盔甲,头盔已经没了,披头散发的,李林心说‘看着这个盔甲怎么有一些面熟啊?’问侯宇道“就是此人?”
 
    侯宇点点头“就是此人!”
 
    赵云一见有人来,自己被困这营帐之中,来人不是来劝降自己的,就是想在这里打探消息的,所以赵云很是愤恨的抬起了头,但是当赵云瞪着眼睛,咬着牙抬起了头的时候,与李林四目相对,二人均是当场愣住了。
 
    “大…………大哥!”李林看见赵云的脸惊呼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世民?你…………你莫不是投靠了李林?”赵云也是见了李林大惊,但是赵云不知道李林的身份,以为他投靠了李林。
 
    “这…………”李林一看侯宇,怒声道“还不给此人松绑!”
 
    侯宇眉头直皱,难道李林认识此人,赶紧拔出刀了该赵云松绑,但是侯宇还是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看着,害怕赵云给李林带来危险。
 
    赵云起来活动活动身子,看着李林,疑惑道“世民,你这是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叹了一口气,干侯宇道“你出去,没有我的命令别人不准进来!”
 
    侯宇惊奇道“将军!这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大哥!我…………其实我并不是叫李渊,李世民!”李林抬起头看着赵云,幽幽说道…………
 
 第四十四章 央求赵云
 
    “那…………你…………世民,你快起来!”这样听了李林的话十分的差异,但是赵云觉得,若是眼前的自己的这个结拜的兄弟,投靠了李林,自己并不怪他,毕竟人各有志,而虽然现在自己的是他的敌人,但那都是各为其主,若是自己兄弟在自己的敌人的麾下,自己又能计较吗?赵云见李林给自己的跪下,以为是觉得自己的很不好意思,所以赶紧将李林拉起来。
 
    李林跪在地上,赵云拉自己,李林挣扎了几下不愿意起来,低下头,低声说道“大哥,其实我就是李林,李元杰!”
 
    李林声音很小,赵云也没有听清,只是听到了李林两个字,赵云疑惑道“什么,世民,是说什么?”
 
    “其实某就是辽东之主,大汉建威将军,李林,李元杰!”李林激动的喊了一声,然后就一直看着赵云。
 
    赵云彻底杀马特了,听了李林话,赵云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什么,你是…………你是李林?”
 
    李林点了点头,不说话,赵云抬起手指着李林,张开了嘴,但是却是说不出声音来,嘎巴嘎巴嘴,赵云咬着牙,低下头,不知道该怎么办,赵云只感觉自己的世界彻底混乱了,自己保护着的少主被杀了,自己被活捉了,没想到自己的结拜兄弟竟然就是自己主公最大的敌人,现今了辽东之主李元杰,这………赵云只想说这个世界太疯狂了!
 
    李林低下头,想孩子犯错误一样的语气,对赵云道“我知道我不应该欺骗大哥,但是那个时候我身在大哥的营里,还希望大哥能够理解我啊!”
 
    赵云闭着眼睛晃了晃脑袋,真的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,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,赵云只能长叹了一口气,缓缓说道“现今,我已经是李将军的阶下之囚,李将军怎么还这么客气啊!快起来吧!”
 

欢迎转载668彩票网-668彩票网手机版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668彩票网-668彩票网手机版 » 干侯宇道你出去没有我的命令别人不准进来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